【學生投稿】青花筆鋒濃轉淡

porcelain-16894_1280

文/國立彰化高中 謝德寬

還記得與青花瓷的初次邂逅,是一次聽見方文山歌曲《青花瓷》:「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妳初妝。」

看著眼前故宮的展示櫃,靜置著永樂時期的青花紋扁壺,與那段歌詞的神韻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許許多多的花卉盤纏著壺身向外蔓延,錯綜的藤蔓相交出了七個完美的圓,拱護住著中心那澎湃的海水波濤。其中,有牡丹,有菊花,有牽牛,還有千奇百態的花卉珍品。青花瓷是中國文明幾百年來最為得意的一項藝術。

陶器,出於平凡的黏土,而無法承受高溫的刺激。而瓷器,來自於富涵礦物的高嶺土,若將它置入土窯中,加熱至上千度,則可轉變為玻璃質般透明的境界。整個傳奇般的過程,不知吸引了多少人的青睞,也流露著刻苦耐勞的精神毅力。

西方世界,幾千年來,不斷嘗試著提煉出媲美中國的陶瓷,卻始終不曾成功。就連傳得東方科技的阿拉伯文明,也無可模擬這巧奪天工的驚天之作。而中國卻在發明瓷器的幾百年後,創造出了更為瑰麗的青花瓷。青花瓷的可貴,在於製作條件複雜,必須滿足多重條件,像是胎體完全瓷化,罩釉下彩等。而其中也只有景德地區能製作出最正統的青花瓷。

我彎下身段,凝視著隱沒在木架中的花蔓末端,轉捩在這永樂青花紋扁壺上,向相近的另一朵花兒相攜。永宣兩代的青花瓷算是十分古老,但比起宣德時期,永樂年間的青花瓷留存數量更少,也因此更為稀珍。爾後,青花瓷又轉變出多種形式,流入於民間中,也漂洋到達了朝鮮等地。

這櫥窗內,七百年前的青花瓷,就這樣再次地展現在我們眼前。穿越時空的感覺,不自覺令心中感到震撼。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有人與我們現在一樣,正自欣賞著這寶器。而在很久很久以後的未來,也將有人繼續沉吟著這青花扁壺。時間,隔絕了這麼久,但就透過這樣一個輕脆的文物牽引起來,連接很多故事。青花瓷,能通過炙熱高溫的歷練,但我們又能否度過時間洪河中的橋頭?

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明代滅亡了,清代滅亡了,當年的永樂大帝不在了,當年的宣德皇帝也不在了。歲月悠悠,歷經戰亂,走過文革,就連製作青花瓷的手藝都漸漸失傳了,一切似乎隨著瓶末的青花筆鋒逐漸轉淡,只留下這美麗的青花紋扁壺,滿載歷史的記憶繼續向前旅行。

那麼,我們曾經的存在,究竟能留下什麼?離開展場,我不禁再次回頭,看著那紋風不動的永樂青花紋扁壺靜置在玻璃櫃中。但這次,在青花瓷的陰影下,似乎看到了一位師傅完成作品時的燦爛笑容。

Koobii編輯部

Author: Koobii編輯部

Koobii高校誌編輯部,一群擁有改變世界夢想的年輕人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