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淡江大學教育科技系 劉育名/攻進行政院的行為,讓我退出了學運。

文/淡江大學教育科技系二年級 劉育名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學運,我努力、堅持我的訴求「反黑箱」。
但今天攻進行政院的行為,讓我退出了學運。

 

每天到場,沒有一天缺席,每一天都聽很多很多也看很多很多,更嘗試跟不一樣的聲音溝通,去理解每個聲音背後的資訊,甚至嘗試用不一樣的想法來說服自己,昨天到場發現自己累了,覺得自己的力量很微小,但今天我回到現場,希望過了一個晚上大家的想法能有所不同。幸好,在青島東路跟鎮江街口,有一個制作紙製太陽花的小角落,我加入了這個小型「家庭代工」,以為這個角落的人是相互認識的,一問之下才發現每一個人都是陌生的,都來自不同的城市,我們互相幫忙、交換想法,統整之後,關於服貿這裡的人也還是一知半解,但我們共同的訴求一樣,「反黑箱」。在這個小小的團隊,我找回了當初戰上街頭的理由,下午兩位學生領袖初到議場外跟大家會面,激勵士氣,也提出了四項訴求,我都同意,但也做了不少保留。我喜歡這樣的氛圍,我們互不認識,卻能和平地交換想法,並且尊重每個不一樣的意見,最後甚至交換FB,不只是戰友也變成了朋友,這樣的緣份,難能可貴。

 

直到下午三點多,有人突然發了份「宣言」,論點清晰、句句中人心,我欣賞這樣的文字,但也依舊做了保留。聽著每個人上台的言論,欣賞每個人的勇氣,還有個阿伯的演講技巧之了得,我不得不鼓掌叫好!主持人把場子轉回內場之後,有人宣讀了這份「宣言」,用感性的言論說服了很多人,用了得的技巧征服人心,我心底暗自叫好,發言了三分多鐘之後,有個聲音突然「警察撤離」,這是第一聲,演講者要大家站起來,而後繼續發言「我們撤離三樓平台」,民眾開始不解為什麼,另一個聲音「不會撤離」,民眾開始跟著聲音高喊「警察撤離」、「不會撤離」。
我們這群家庭代工人不解,剛開始外場的人們也是抱著懷疑,但是當主持人拿起麥克風跟著一起喊口號,民眾一個個的開口,場面要開始失控了,我問了為什麼要讓警察撤離?今天警察如果不在場,三萬多人在街頭上,會是什麼狀況?我不敢保證,也不敢想像。

心裡祈求趕快有個人出來解釋,那個發言的人是誰,為什麼要這樣煽動大家?林飛帆出現了「各位朋友,我是林飛帆,請大家保持和平、理性…」我慶幸這樣理性的出現,並且表明身份,這樣的行為才是妥當,才是我們要的。大家迅速地靜了下來,高喊「坐下」、「坐下」、「坐下」,在推擠的過程中,有人受傷,我們坐下來高舉雙手形成人牆,保持醫療通道的暢行,這是微小的我們唯一能做的。

陳為廷、林飛帆跟鷹派人士的辯論,沒聽清楚,但我們都聽見了「我們要以非暴力、和平、尊重的方式來堅持抗爭。」三十位左右的人,沒有成功攻進立法院,被請了出來,走的是我們努力淨空的醫療通道,沒有人對他們有攻擊的行為出現,我們體現了最初的和平、尊重。領頭的幾位,不知道身份,但至少看起來不像學生,回家看了資料之後,確認不是學生,那媒體報導的還是正確的嗎?我不知道,更不敢想像。看著大家冷靜下來,認真地聽著陳為廷、林飛帆的發言,我們這個角落的大家繼續回到制作太陽花的家庭代工,針對剛剛的突發狀況發表想法,旁邊的人們也聽著,加入了我們的討論,一樣有很多的聲音,但我們還是有個共識「如果今天有任何衝突的發生,我們就都不會想要走上街了。」可就早一些時候的行為來看,還是有很多的人是人云亦云,若不是林飛帆出面制止,可能在下午四點多的時候就已經發生衝突了。看了周圍狀況,時間五點多了,大家看起來都很冷靜,都恢復理性的樣子,我們幾個人決定先回家休息,南部上來的朋友也得趕車回去上班上課了,我們開心的合照,在這場多數媒體所說的「暴動」中,結交了許多真情真意愛台灣的人。

 

離開之後,吃飯、休息,才沒多久,就聽到新聞說「學生衝進了行政院。」我嚇壞了,但我沒有做任何行動,我不知道是好是壞,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衝行政院,我做了一個自己也不曾想過的選擇,我聽著媒體報導,不再站上街頭,因為我害怕我們的抗爭變質,因為我害怕我走出去是不是會受傷,因為我害怕我們這六天來靜坐立法院的努力會白費。所以我選擇聽著我不喜歡的媒體報導,因為我發現當初上街那「和平」、「尊重」的基本訴求已經不見了,一直希望能有人出來解釋為什麼要佔領行政院,卻遲遲等不到,只看見越來越多的人衝進行政院,推開拒馬、敲破玻璃,甚至佔領辦公室、開電腦下載公文,這些行為雖然是媒體報導的,我也自打嘴巴的壞了自己當初說的要相信自己在現場看到的,但我知道直播的畫面不會錯,關掉媒體聲音,我只看見這些會被說成是「暴民」的行為,一個個的出現,我感到失望、難過。

 

關於佔領行政院,聽了兩邊的說法,跟之前一樣努力地保持中立,但這次我做不到了,有人受傷了,這就是不好的,不管民眾還是警察,我們今天是民主國家,為什麼非要流血不可?就算獨裁是事實,我們革命是義務,也不該讓人受傷。行政院跟立法院的訴求不一樣了,攻進行政院的行為是我不樂見的。每天的到場支持,並不是想要看到有人受傷,也不是希望癱瘓國家,所以我選擇退出學運,就算立法院的大家依舊保持立場,但今天只要一個人因為學運而受傷,大家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我向繼續努力奮戰的人們道歉,也向你們致意。但對不起,這樣的行為不是我站上街頭的理由,我一個人的退出或許只是一個人的力量,相較於三萬人來說根本不痛不癢,但我還是得說聲對不起,我只顧及了自己的訴求,可以解釋我自私,但我真的不願看見有人受傷,也不願見到這樣的情形發生。而我想問問,今天帶頭衝進行政院的人真的是學生身份嗎?立法院跟行政院的人已經劃清了界限,那為什麼非要用這樣激進的手段?如果是為了多些行為來對馬政府施壓,那這樣癱瘓了整個國家的運行,是好的嗎?我對這些都劃下很大的問號,因為這已經不只是反黑箱、反服貿的問題了。另外,我也想提醒。將人員分散到行政院之後,立法院的朋友們受到的威脅就更大,而行政院的人們是否就安全無虞?我想說,意見分歧之後的學運,真的會被有心人士利用,如果是政府安排的暗樁鼓噪學生作了這些行為,是不是讓警察更有藉口可以驅散學生?對於我們高呼的民主、正義,是不是會被有心人士利用?我還是不敢想像。

這場學運,我會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但今天我選擇退出。
我愛台灣,謝謝每位愛台灣的人們

【學生站出來—我們有話要說!】

▼點我瞭解更多徵稿資訊!

Author: 青年發聲機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