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台北醫學大學 曾廣芝/開始重新思考我對資本與民主與法治的認知

文/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 曾廣芝

 

「服貿相關個人抒發篇」--

我開始重新思考我對資本與民主與法治的認知
個人抒發篇其實重點在於我自己的反省
跟大家分享只是…心得分享,
如果有人有意見也可以讓我重新檢視。
重新思考的點包含了這篇資本民主法治、
、理性客觀、懶人包的概念、標籤的概念
(沒錯,意思是這篇我絕對不敢說最後一篇
雖然我的發文數誠信大概已經破產了ˊ<_ˋ)

 

事情發展至今,我不禁開始重新思考,
資本主義、民主到底是什麼呢?
法治又該是怎麼樣的樣子與精神?
臉書動態時報上百百種聲音,
我也貢獻了不少鍵盤話語讓大家厭煩(自知之明)
(感謝前人的努力,我現在還聽得到百百種聲音
包含五毛們的聲音、支持者的聲音、反對者的聲音)

 

現在很多人開始重新看服貿是什麼。
於是總統馬英九先生等官員告訴我們:
人民啊,服務貿易協議是利大於弊啊!

 

所以我們面對臺灣未來的衡量與顧慮,
只剩下經濟利益一個參考點了嗎?
大家就只是為了利益均等不均等而抗議嗎?

 

我從不否認甚至是肯定經濟對於臺灣現況有多麼重要
其實臺灣過去就是靠著出口貿易起飛,
從商人士在意這次的協議利益、在意市場
是非常正常的,以他們的立場來說是合理的。
然而不禁想要問政府,
有沒有告訴那些面臨「弊」的人他們面臨什麼

 

年輕的時候覺得資本主義是萬能的好方式
稍微長大後發現資本主義造成的部份價值觀令我心驚
但是回過頭來,到底什麼是資本主義呢?

 

這同時要面對的是,政府下政策時
要以怎樣的原則達成「正義」。

 

其實這個簽訂任何貿易協定的背後
是我們及我們的政府對於「公平正義」的定義與追求的方式
是我們衡量我們的未來要用怎樣的方式評斷。

 

我們無法阻止原先就反對自由貿易的人欣然支持服貿
如同我們也不期許今天若簽的是TPP這些人會轉而支持
但是這個議題,真的只剩下服貿本身「好」與「不好」?
(好與不好的定義又是誰下呢?
沒有一個作法能夠讓人人都滿意
政府確實需要有所取捨,於是我們必須問:
那正義,到底是什麼?怎麼樣的作法符合正義?)

 

我個人討厭支持/反對服貿的人當中,
都有各種「恐嚇言論」--而且還常佐以反動修辭
言論自由與言論的責任讓我重新思考
自己是否也在做另類的言語暴力而「不自知」
我們好像有了自由與民主,但是自由和民主又是什麼?
在這次的事件中,我看到了各個學者、各個名人
甚至我自己以及我們的朋友們對於民主的看法出入甚大
這個時代要決定未來臺灣要走向哪個方向

為什麼這次有這麼多爭議點,會有衝突?

碰到越核心的東西,越容易感到逆耳。

 

有人的民主是Joseph Alois Schumpeter的說法
有人的民主是Anthony Downs的看法
在有的人的心中,民主是Deliberative Democracy
(應該是翻「審議民主」的樣子XD)
有的人堅信Public Choice Theory
(這個應該是直翻成公共選擇理論吧?)
有的人認為民主就是多數決
在這次的事件中,我看到我自己、我的朋友們
對於民主的定義其實都有不同。
我不認為有唯一最佳的解答,
否則所謂的民主國家們應該都用同一種方式解決,
也不會有各種學派的出現了
我不清楚臺灣的未來「該」走向何處,
只能聆聽跟學習了解各種說法。
我一開始就曾經說過,立委是民代不是官員。
立委應該要清楚,他們代表的是臺灣人民
國民黨立委「效忠」的對象不該是黨主席馬英九先生
民進黨立委「效忠」的對象也不該是任何一個「天王」
上次罷免吳育昇的事件雖然未通過
但是我們是否該開始回歸目前這套體制給予我們的保障
立委諸公們是否該思考你真正服務的到底是誰?
臺灣目前走的是代議這條路,
那我們如何恢復代議的正常運作?
立委是人民選出來的,總統是人民選出來的,
所以剛開始的預設是相信這些人會照著這套走
如同馬英九先生2006年說的
「他的滿意度掉到18%,表示人民已經不信任他;
表示人民已經不尊敬他,就可以把權力拿回來…」
這本身,也是民主的其中一種方式。

 

接下來關於法治,所謂的程序問題,
是單看法條去評判程序狀況
或者該檢視法條本身的合理性跟是否有缺陷
回歸法治的要求,
我個人認為就像黃國昌老師說的
「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制定。
制定完了以後,你才有一個法治的基礎來審協議嘛!」
而關於公民不服從這個部分,我想是爭議所在。
以下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表達的方法,大致可分為三種:

● 通過法定程序去進行上訴,通過法院、議會或政府部門去爭取權利和修改錯誤(合法)
● 行使法律上的公民權利,進行示威或遊行等等來表達自己的意見(合法)
● 違抗此不合理法律,並付出懲罰代價(如:坐牢),以喚起其他公民和輿論的關注和壓力(不合法)

以己身去違抗不合理法律的不合法處理方法,
在西方被稱為「公民不服從權」。
許多抗爭活動在當時可能人都只看到非法,
而看不到抗爭的背後的價值為何,
但是同時我們也不斷自問,
這件事情是不是有價值的抗爭?
但這是要由誰來認定呢?
我在這件事情中發現,法治的精神
或許不是大家以為的只要看法條而已,
還有更深的意義在--即「法治」為何而來為何而生。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近來許多社會議題,
法界人士與學生都能從法出發提供不同的觀點
以彰顯法律原先的精神。

 

我也開始思考
我自己有沒有陷入The Banality of Evil
(希望江教授能提醒江院長
也希望我們自己能夠提醒自己。)
我想任何的社會議題,不斷的自我檢視更顯重要,
不然很容易在激情、在情緒、在群中中沉沒或沉默。

 

附註:我發現自己學測國文作文能拿A+
應該與文筆無關而是因為文長夠長ˊ<_ˋ

【學生站出來—我們有話要說!】

▼點我瞭解更多徵稿資訊!

Author: 青年發聲機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