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淡江大學教育科技系 劉育名/可以的話,走上街頭去感受一下那份溫暖吧!

文/淡江大學教育科技系二年級 劉育名

上街五天了,今天沒擔任糾察,也沒翻進議場,認真聽著台上的演講者,聽著聚在路邊一小群的人們發表自己的看法,很多聲音、很多想法,我聽了很開心,因為民主,所以我們能夠在公開場所,公開地向每個人表達自己的想法,完全實現了法蘭西思想之父伏爾泰所說的「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但說真的,我累了。

我不碰服貿這敏感的議題,第一天到昨天上台,我盡可能地保持中立,很努力用中立的立場,去解說上街的理由,去講明現場的狀況,去轉述真實的情況。但從一開始的「反黑箱」到「反黑箱服貿」再到現在的「反服貿」,試問,我們當中有誰真真正正、徹徹底底的懂服貿?轉貼我在其他po文上回覆的。「這幾天下來,其實跟了不少朋友交涉,之所以之前會一直強調我們反的是黑箱而不是服貿,是因為,每位朋友其實大多都對服貿協定處於一知半解,因為沒有人出來中立的分析服貿讓我們知道,站出來的講師大多都已經有了相當濃厚的自我立場,雖然多數是反對的,但少數支持者也都講得頭頭是道,所以對於服貿本身,大多人也是抱持半信半疑的心態。」

這幾天看了不少資料,也在場上聽了不少老師講課,但對於服貿本身卻還是模糊的,畢竟每手資訊的立場真的十分兩極,服貿通過與否,或許公投,或許代議,這都是我可以接受的方式,但今天還是必須通過正當的程序,並不是所謂主席在哪主席台就在哪,更不可能是30秒宣讀完畢就通過。我知道也瞭解,是兩黨惡鬥導致這個協定超過了期限。但我認為,我們該去探討的是這個事件背後,究竟是什麼樣可怕的問題,造成今天大家必須上街,惹得媒體記者爭先恐後想要抹黑,而後又造成焦點模糊,其他政黨趁機將功勞歸功到自己身上,印製免費報紙、發放免費物資、站出來大喊「我是XXX,我絕對挺學生!」可笑的是,想上台發言的人,一大早就登記,過了十幾個小時才輪得到,他卻仗著自己的稱呼插隊,不被民眾理睬,花錢買物資打算收買我們,但我們學生不是愚昧的,不會因為這樣就被政黨利用。想告訴大家的是,這次的活動無黨籍之分,我們都是台灣人,我們都有權利站出來替自己講話。如果還有人在旁邊說「學生都是被利用的」、「他們根本不懂服貿」、「都只毀拆東西」等,請大家勇敢的告訴他,我們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我們在創造屬於自己的歷史。

每天都走上街頭,我努力抗爭的是黑箱作業,很累很累的回家想休息,回到家之後除了po文讓大家知道狀況,還一個一個的跟政治人物、講述非事實的人筆戰。今天早上我也在面試完後立馬趕去,卻看到大家濟南路、中山南路上開始反政治,忘了原本的初衷,覺得莫名、覺得難過、覺得力量很微小。我開始環繞立法院,在每個舞台聽不一樣的聲音,在路上遇到大發言論的朋友,聽到不對的地方提出疑問,短短五個小時我跟了十幾個人辯論,每一個人年紀都比我大,每一個人也都長得比我高大,我成功地說服了路人、網路上不認識的人,卻發現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究竟為什麼要上街?我想了很久,得到的答案還是「反黑箱」,不管服貿如何,只要是跟著正常程序走,我都會欣然接受結果。那今天我的訴求跟大家的不一樣的時候,我還要上街嗎?

 

我想了很久,忽然聽見主持人說江院長在下午兩點會出面和學生談,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我等到三點多,累了,真的很累。我們要的很簡單,只要有人出面解釋清楚,官方究竟要怎麼處理,等了又等,經過幾天的抗爭我選擇回家休息,一回到家,江揆就出現了。不論他的發言,不管他是不是在踢皮球,比起其他不願出面的人,至少他出面回答了我們一直得不到的答覆,我們雖然不接受,但學生們絕對沒有用暴行來抗議,我只看到媒體瘋狂的跟拍院長的一舉一動,場面雖然剛開始些許失控,但我們都理性地坐下、聆聽,而這是我最敬佩的地方!我由衷的謝謝捍衛他人發言權的大家!另外,關於國旗倒插、牆上噴漆還有拆匾額等,我相信這些舉動絕非學生所為,在場肯定也有糾察人員制止,但是有心人士卻自以為有學運護航,有了這些令人不齒的作為,最後如果把過錯丟到學生身上,就算他們作出了民事賠償,但他們的出發點、行為,都令人不齒。這樣的情況肯定是大家不樂見的,因此如果有這樣見到的行為,拜託大家,如果能出聲制止就替自己說句話吧!

 

可以的話,走上街頭去感受一下那份溫暖,就算不出聲,我相信我們捍衛民主、捍衛自由的精神,一定也能感動你。

這場學運,我會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而我們都是微小的巨人,聲嘶力竭的高喊自由、民主、和平,發出最沈默的巨響。

我愛台灣,我反黑箱。台灣是個絕對民主的國家,我以台灣為傲!

謝謝每位愛台灣的人們!

【學生站出來—我們有話要說!】

▼點我瞭解更多徵稿資訊!

Author: 青年發聲機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