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痛後,就能成長--林書宇導演帶你化悲傷為力量


震撼《九降風》林書宇導演的那些事兒
傷痛之後,說一個故事

林書宇,2008年推出編導的校園青春電影《九降風》大獲好評,電影中角色雖多,但各個人物形象鮮明而立體;其簡潔不拖泥帶水的對白,更精準表現青少年的語彙及心理,成功開啟了國片中青春校園電影的風潮。林書宇導演在《九降風》之後受邀擔任許多知名歌手的MV導演,皆是與青春有關的題材,比如五月天《如煙》、梁靜茹《情書》、劉若英《繼續-給十五歲的自己》等,儼然成為專拍校園青春題材的導演。但這一切對於林書宇來說,其實「都是緣分跟時機。我也有可能成為一個恐怖片導演。」

和林書宇導演相約的那天,他穿著一件簡單的T恤,上面印著日本知名漫畫家安達充筆下的人物。是個男人的年紀了,但是有著男孩的靈魂。能夠這樣猜測嗎?耳朵上配戴著小小的銀圈耳環,十七歲時肯定也是個不羈少年。

【文/編輯部  圖/高校誌】

 

曾有過拍攝恐怖電影的計畫
以拍攝校園青春電影聞名的林書宇導演,其實曾有拍攝恐怖電影的計劃。當時寫了好幾個劇本,包括《九降風》、以及一部名為《兒童樂園》的恐怖電影。但是後來《九降風》吸引了投資人的注意,拍成之後更大獲好評,「從此之後,我就好像被『定型』一樣,大家想到跟青春有關的題材,就會想找我拍。但我也想過,如果一開始拍成的是恐怖電影,而且又拍得好,那麼我現在可能是一個專拍恐怖電影的導演也說不定。」這部恐怖電影的題材,來自於每年暑假結束後的「墮胎潮」,「我在找題材時,很容易在中學生身上,看到吸引我的故事。當時新聞中『墮胎潮』的報導,讓我非常震驚,因為這跟我本身的價值觀很不一樣!」另外當年清華大學融屍案,也深深烙印在導演的心上,「我是新竹人,我家就在清華大學附近的小社區,清華大學在我心目中是非常美的。」心目中美好、純樸的校園,卻發生了駭人聽聞的情殺案,讓導演非常震撼。「但這個事件,其實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如果有機會改編成電影,我希望可以找到另一個角度看這件事情,而非只是批判。看待這些震撼我的事情的同時,也是在看待我自己。因為這些事情影響了當時的我。」不可否認,人生當中總是會有易料之外的風景,或者路障,我們在轉彎、重新找路的同時,也改變了原有的步伐,踏出了另外一條路,另外一個自己。

青春期的成長  來自於傷痛

青春期的時候,我們總想著為什麼大人不能夠瞭解我?那些我掙扎的、我傷痛的,不是強說愁,是真的困擾著我。林書宇導演的電影,最神奇的地方,就是他好像能夠摸到青春期時那種不安的感受,然後具體的擺放在眼前的電影畫面中。能使他做到這一切的,我猜想,可能來自於他總是「直視」那些所謂的傷痛、那些曾經困擾我們的衝突。無論《九降風》,以及新作《星空》,都是在傷痛中掙扎著要破繭而出,沒有逃避。「我覺得在青春期的這段時間,我們很容易在傷痛中找到戲劇性;而這個戲劇性來自於,角色的改變。」往往,我們容易耽溺於傷痛/衝突帶給我們的困擾,卻沒有察覺在過程中,我們的改變。但是林書宇導演確認為,「往往都是一個沒有預期的事件挑戰了我們,我們需要去面對這個挑戰,無論最後是成功還是失敗,只要我們有面對這個挑戰,經歷這個過程之後,我們就會有某種程度的成長。」在台灣,或許我們沒有形式上的「成年禮」,但是我們卻會經歷許多心理層面的蛻變,在青春期的掙扎與碰撞當中,修剪過後的傷口底下,長出一個新的自己。這樣的青春期,竟是值得我們致敬的。

 

改編台灣繪本大師幾米的作品《星空》

談到這次和幾米老師的合作,實在可說是一拍即合。在我的眼中,林書宇導演和幾米老師是很像的,他們創作底下的對白/文字都相當簡短,卻力道精準,直入人心。「我自己在看完《星空》這本書後,特別感動,而且有很深的感觸,原來這個創作者跟我的審美觀是很接近的;我們都是一個悲觀的自己,一個不太相信希望的自己,卻要告訴世界:這個世界是有大有盼望的!而我們也多麼的想去相信。」早在合作《星空》之前,這兩位創作者就互相欣賞對方的作品,而後經人牽線認識,一拍即合,更會一起聊創作。「但直到我看完《星空》大約半年後,才接到幾米老師的電話,說他們有意將這本書改編成電影,他們認為我是最適合的編導人選。」接下來的拍攝過程,幾米老師更給予全方位的信任及支持,從未干涉過電影的製作。更叫人備受感動的是,採訪的這一天,林書宇導演剛收到來自幾米老師新繪製的三張圖,導演喜孜孜的展示給我們看,「我們改編《星空》繪本,幾米老師再改編我們的《星空》電影,畫了三張圖送給我。」兩位創作者間的惺惺相惜,竟是那麼溫暖,宛若夜空中的星星一樣,互相閃耀,才顯得美麗。

 

打破邏輯  飛翔吧!
「Cameron(James Cameron,執導電影《阿凡達》的導演)曾在一篇報導裡面講過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他說,小時後,我們常常會夢見自己在飛翔,但是長大後,我們卻很難再做這樣的夢。」年紀漸長,我們不停被社會教化,我們的邏輯更好了,但同時,卻也更狹隘了;甚至連在夢中飛翔,都不可能了。如果說成長,是要痛苦的修剪掉什麼、重新生長些什麼,那麼只願我們仍舊保有一顆不羈的心,能夠朝向一個更美的地方飛翔。這也正是導演在新片《星空》中期望做到的,「回到小時候那個沒有被邏輯限制住的世界中。」也許這個世界是現實的、是殘忍的,但是我們可以用一顆單純而不羈的心去面對,轉個彎,遇見一個更好的自己,說一個全新的故事。

Koobii編輯部

Author: Koobii編輯部

Koobii高校誌編輯部,一群擁有改變世界夢想的年輕人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