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爸媽,我們願意跟你分享生活,但也請你們不要急著否定,好嗎?

親愛的爸媽,我們願意跟你分享生活,但也請你們不要急著否定,好嗎?

一直以來,高中社團的學弟妹們總會問我們:「爸媽反對我們參加社團,怎麼辦?」同是過來人的我們,不禁想著,當時的我們,好像也走過跟父母抗爭的那個過程,甚至走到現在,還沒走完,好像還是在抗爭著;說到真正好好地跟父母溝通的次數,其實,似乎少之又少。

【圖/Jose Kevo.CC Licensed】

父母不是「反對」,只是「不知道」我們在幹嘛?

有一次,一個學妹的爸爸打電話來要我們這些學長姐說明,為什麼他的孩子必須連續出門這麼多天,只為了練活動?真的有需要練這麼多天嗎?其他事情都不用做了嗎?連珠炮似地跟我們訴說著他的女兒平常的生活如何與家人漸行漸遠,而我們,僅是靜靜地聆聽,中間一度試著要說明,但一說出口才發現,我們的想法,對學妹與父親間的關係都無濟於事。

那三十分鐘的通話,讓我們知道,原來,父母其實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簡單地說,學妹每天放學之後就直奔台北車站,跟其他學校的社團幹部們一同開會、討論活動,甚至是節目的練習及彩排,回到家往往都十點以後,洗個澡就睡覺,跟家人的相處時間少之又少,甚至,當父母問到她在忙些什麼的時候,她也只是回答:「啊事情就很多啊,很忙啦,你們不懂的。」

說實在的,這種回答說出來,要想要讓父母接受,未免也太為難了些。

「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女兒在忙什麼,她也不願意跟我說。而我,每天看到自己的女兒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洗了澡就是進房間睡覺,我能不擔心嗎?我能不生氣嗎?」學妹的父親如此說著。

「所以,爸爸,她平常都沒有跟你們講,她在忙什麼嗎?」我問道。

「沒有啊!她只說她在練活動,可是到底是什麼活動要練成這樣?我也辦過活動,怎麼可能這麼沒效率,一個禮拜七天!七天都要去練還練不完?你們這些學長姐都沒有教嗎?我不是反對我女兒玩社團或是參加活動,甚至,要我出錢贊助都可以,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她在忙什麼,這才是問題!」學妹的父親,把心中的疑惑與癥結點,娓娓道來。

 

你上一次跟家人分享心事,是什麼時候了呢?

我後來仔細地思考,到底為什麼,我們開始變得不那麼願意跟父母分享生活?於是追本溯源地找原因,我發現其來有自。母親懷胎十個月,辛苦地把我們生下來之後,便二十四小時陪伴在我們的身邊,即便半夜哭鬧,即便整晚不睡覺,她們都沒有怨言地照料著我們,也許,看著我們的睡臉,她們就覺得一切已足夠。再過一陣子,開始看到我們學會爬、學會走,甚至學會跑;聽到我們開始從咿咿呀呀等等沒有字面意義的聲音,到喊出第一聲爸爸、媽媽時,她們的喜悅更是不同。於是,看著我們漸漸地長大,上了幼稚園的我們,每天回家會黏著父母問問題,講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儘管還湊不出太完整的句子,但父母依舊很有耐心地聽著我們的童言童語。

上了小學,漸漸地懂事,也開始有自己的想法,偶爾可能會發生爭執,但也乖乖聽話,但不論如何,起碼還住在家裡附近,每天回到家不管是不是守著電視或電腦,但一有機會,我們也許還是會跟父母分享學校發生的事情,然而,在高年級卻開始漸漸地有了轉變,比較有想法的我們,可能開始會嫌父母有點囉嗦,不見得願意跟他們多說些什麼,倒也相安無事,但上了國中,又開始有些不一樣了。開始進入叛逆期的我們,會忍不住開始對父母不耐煩了起來,也比較不能體諒父母的言語其中的關愛,衝突自然只會更多,而不會減少,甚至,彼此都開始減少對彼此的溝通,爭吵不如不說話,就這樣,儘管都還在學區內的學校就讀,但溝通的機會卻越來越少,更遑論分享生活了。

上了高中,大家開始跨區就讀,可能每天都要花兩、三個小時在交通上,也開始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參加了不同的社團,著重在不同的事物上,越來越懶得跟花力氣跟父母分享最近在做的事,但,不在家的時間卻越來越多,父母在忙碌完回到家中,卻只能在客廳等著晚歸的我們,也許劈頭就是問:「你跑去哪了?為什麼那麼晚才回來?」

「沒有啊,就跟朋友出去。」完全制式的回答,從我們的口中說出。

「什麼朋友?哪裡認識的朋友?」父母開始發現自己不了解孩子的生活圈了,於是只能下意識地說出這段話,然而,這卻也成為了孩子們心中不耐煩的地雷。

「就社團的朋友啊,你不認識的啦。」我們不耐煩地回答,也揭開了接下來大家可想而知的口角的序幕,小則不了了之,大則甚至讓父母祭出門禁等等規範,因為他們希冀著,用這樣的方式,可以掌握我們。

 

都放棄溝通了,自然就不會想要分享生活了,不是嗎?

父母含辛茹苦地費了十來年的時間把我們養育成人,卻換來我們一句尖銳無比的「你不懂」,這對他們來講的打擊會有多大?「養兒方之父母恩」,然而,如果非得等到「養兒」才知道「父母恩」,會不會稍晚了些?

問題,似乎就出在「兒女不願分享,父母不願傾聽」。但這件事情是憑空發生的嗎?可想而知,不是的。彼此寧願不分享彼此的生活,也不要吵架,彼此間的互動會減少,能不顯而易見嗎?

這個時代在變,很多年輕人所做的事情,父母其實不見得能夠體會,更不用講能夠接受了,可是彼此如果放棄了溝通價值觀的機會,豈不很可惜嗎?明明這就是一個瞬息萬變的時代了,做兒女的我們不該只是怪罪父母們老古板聽不進去。也許我們更應該費點心思,多點耐性,跟父母好好溝通我們的想法,儘管我們深知他們不能馬上接受,但,如果不說,不就沒有機會了嗎?

 

別讓孩子記恨你一輩子

沒有孩子是生下來就喜歡跟父母作對的,也許兒女們曾嘗試過不只一次跟父母溝通,但常常父母的堅決,卻直接地否定我們,斷送了繼續溝通的機會。甚至,曾經讓我們作兒女的覺得「被背叛」了。

父母們總相信著自己的經驗能夠給孩子們參考,甚至能夠不讓孩子們跌倒;然而,親愛的爸媽,你們的經驗絕對寶貴,我們也瞭解、也願意傾聽,但時代環境背景不同了,我們現在所面臨的變遷更快,「選擇」也更繁雜,如果單以你們的經驗,要能夠應付現在的環境,相對困難;而且,你們能保護我們到什麼時候呢?如果不讓我們在年輕的時候自己跌倒,學會拍拍身上的髒汙,重新站起來,去檢討為什麼會跌倒,下次怎麼樣才能夠不跌倒,然後繼續走下去,將來,在你們不在我們身邊的時候,我們又怎麼知道如何爬起來呢?

你們常常會堅決地認為,我們所做的事情你們不認同,而在理解「我們為什麼要做」之前,你們常直接判斷「你們沒必要做」,可是這個必要與否,決定的卻是你們的價值觀;如此一來,你們是希望複製出一個你們心中「認同的我們」,還是「真正做自己」的我們?

而如果,連我們最重視的你們,都不認同我們,你們可知道那有多難受嗎?

那天在商周看到了《擁抱不完美》的介紹,這本書內容描述著我們的生命當中,可能曾出現過不只一次的心碎時刻,而這些時刻,可能讓我們更堅強,也可能讓我們更軟弱,父母的否定,往往可能讓我們更懼怕去分享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延伸閱讀:別讓孩子記恨你一輩子:不管多丟臉,都要和他站同一邊

跟我同個世代的朋友們,我們要體諒父母的苦心,他們的想法必然有其原因,儘管很多跟我們的價值觀相悖,但,如果我們只是直覺地回應「你講的過時了」、「那是你,又不是我」、「我要活出我自己的人生」,這是相當不足以說服他們的,這種直白,反倒是把利刃,狠狠地插在父母的苦心,流出的是傾瀉而出的無奈,留下的卻是難以平撫的傷痕。

試著從主動分享生活開始,讓他們能夠慢慢地瞭解,我們到底在忙些什麼,否則,在我們回家之後,他們總只能問「吃飯了嗎?」、「冷不冷?」、「累不累?」,這些,我們回答到快失去耐性的問句。但他們只會問這些問題,不就是因為他們對我們的生活不夠了解嗎?

然而,親愛的爸媽,當我們開始願意主動跟你們分享生活時,能不能也請你們,不要急著否定我們,聽完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而這樣做對我們的意義是什麼,試著在你們的能力範圍內,給予我們建議與客觀的看法,試著支持我們,讓我們試試看,好嗎?

 

「本文獲作者授權同意轉載,原文刊載於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

 


Author: 林阿毛

林南宏,綽號阿毛,人生的轉捩點從15歲當上康輔社社長開始。19歲擔任立委助理,20歲以後在ASUS和SAMSUNG實習三年,23歲帶領志工團隊拿到青舵獎,同年獲選全國大專優秀青年,24歲開始講課,全台灣已經超過4000人聽過其分享,假日的身份是國內導遊,帶團的里程不知不覺已經能環島20圈,今年25歲。相信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夢想是35歲以前成立教育組織,為台灣盡一份心力。

Share This Post On

Trackbacks/Pingbacks

  1. 專欄文章[2014.03.01 updated] | nanhonglin - […] 【2014/03/03】親愛的爸媽,我們願意跟你分享生活,但也請你們不要急著否定,好嗎? […]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