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海的生態秘境大屯山,即將消失!

淡海的生態秘境大屯山,即將消失!

 

淡海新市鎮兼具山河海景觀,兼以淡水區原本濃厚的慢活、人文居住特質,其介於繁榮市區與低人口密度的三芝石門金山等,復能帶給住民平日工作、閒暇遊憩的均衡生活方式,由於這些難得特色。民國81年,淡水被規劃為特定區域開發基地,就是所謂的『淡海新市鎮』。現今在第一期已徵收土地,利用率偏低,新市鎮的開發並未達到效益,現在卻又要徵收二期1100公頃土地,當時推動新市鎮計畫時,營建署同時頒佈限建令,讓淡海二期無過度開發擁有了,豐富生態資源。而2013年2月初,『淡海新市鎮開發修正案』過關,這讓當地居民感到相當憤怒及心寒,一期的土地徵收炒作手法,持續在二期推動,覺得完全是為了財團抄地皮,一旦開發就是另一場山海生態的浩劫!Koobii高校誌將為各位整理相關社會運動的新聞報導,呼籲同學一同來關心這塊你我成長的家園與土地。

 

【文/編輯部   圖/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提供】

1分鐘測驗同學對「淡海二期徵收」的了解。

 

Q1.淡海新市鎮在哪?擁有的自然生態?

A1.淡海地區是大屯山下的丘陵、平原地形,一路由山到海,相當自然。以淡金公路為主,西至台灣海峽,東至淡水區水源國小,南北以台二號省道之二號橋與九號橋為界的土地就是所謂的淡海新市鎮。淡海二期徵收區內,處處是農地、密林,流貫區域內的下圭柔溪,已經是北台灣僅剩無工業污染的自然溪流,並擁有大大小小30餘座埤塘,不僅供給居民水園灌溉,同時也形成濕地環境,保持生物多樣性的生存,如同一個秘境般的自然生態園區。

 

Q2.一期的開發未達效益,有必要開發二期嗎?

A2. 淡海新市鎮一期預計容納13萬人口,但20年過去,目前進駐人口只有1.3萬,也就是人口達成率只有10%,而且土地閒置率約為85%(含乏人問津的公共道路),樓房成交率約6成,如此失敗的開發計畫尚未解套,政府竟又要再徵收二期1100公頃的土地,浪費納稅人的金錢不說,更重要的是在糟蹋我們的土地及豐富的生態資源。

 

Q3.淡海二期環評的爭議

A3.環評現勘時只現勘二期一區,環說書有具體分區計畫的也只有二期一區,但環評範圍卻包含整個淡海二期,營建署根本想魚目混珠、矇混過關。開發區內自然人文資源豐富,光文化單位登記在案的史前遺址即有39處,未列出的遺址是不勝枚舉,區內更有多處歷史達百年以上的老樹、古厝、石滬、埤塘及水圳系統,亦多種保育類動物,但營建署提陳環評專案小組的環評報告書,對本區相關資源調查相當不足,諸多環境敏感點、珍貴自然人文資源皆未登載。

 

同學,你可能不清楚生態、人文的破壞會造成我們環境有多少的影響

沒有了樹林空氣變汙濁,沒有了農田就沒有作物供食,沒有了古蹟如何見證我們的歷史。據當地文史工作者紀榮達說,新市鎮一期昔日曾有崙埔、梯田、碉堡,在整地時全數被夷為平地,那片土地原有的豐富史前、平埔、漢人、清兵、國府 歷史文化,也跟著失去脈絡;從前庇佑鄰里的眾鬼神像如今全都委身於太子廟,公墓裡的祖先遺骸則散置於各塔;而那些曾經噓寒問暖的聚落鄰居,現在都藏身於大樓之中, 曾經錯落於阡陌曠野之中的磚瓦宅院,也僅剩程氏古厝。 這些如今都只能憑空想像的景物,換來的卻是20年空景,一座海市蜃樓,美麗虛幻,無以觸碰。

 

而淡海二期開發區是大台北近郊碩果僅存的優良農漁生產區。區內農民生產的優質筊白筍、川七,長年新鮮直送大台北地區大小餐廳,近來更有農民經營有機農場,直送新北市小學供應營養午餐食材,開發區內的海域及河流更是目前北台灣重要的鰻苗產區,鄰近許多居民皆以捕鰻苗改善經濟生活,形成在地生產、在地消費、在地就業的經濟模式。目前淡海二期的開發方式,將徹底摧毀這樣的在地經濟模式,造成嚴重的社會經濟影響。

淡海新市鎮二期反徵收之路

Step.1 1992年推動「淡海新市鎮特定區」計畫

當時政府為了「為紓解台北市中心成長壓力,提供中低收入民眾居住問題」,擬定「淡海新市鎮特定區」主要計畫 ,最初的規劃,可容納30萬人的造鎮計畫,20年後實際入住率卻不如預期。

Step.2 2013年2月通過淡海新市鎮開發修正案

內政部陳報「修訂淡海新市鎮開發執行計畫」(草案),未來淡海新市鎮將提供社會住宅或合宜住宅,改善聯外交通,引進產業及人口,以紓解大台北都會區住宅 問題與平抑北部房價。

Step.2 2013年10淡海二期說明會,地主控訴環評作假

淡海被徵收戶才剛到台北地方法院按鈴申告,控告營建署該本環說書的內容不實,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認為,既然環評資料作假,這場說明會就不應該繼續召開。 呼籲營建署懸崖勒馬,不要一錯再錯。

 

快樂進入淡海,遇見山海

文 / 淡江五虎崗社/淡海青年陣線 蔡博藝

 

蔡博藝是第一屆來台陸生,熱愛台灣的人文風情,也關注這塊土地上正在發生的不公不義,參與過不少社會運動,著有<我在台灣,我正青春>

目前亦是淡江五虎崗社的吉祥物。

 

那是春分前的幾天,我和我的朋友們第一次來到淡海的下圭柔山,參加一個名為農村生活心體驗的活動,整個活動有小型的繞境,有音樂表演,而重頭戲是體驗下田插秧。我們從學校出發,原本以為路途漫長,沒想車開了不到15分鐘就到達了目的地。原來,淡海離我們一點都不遠。我們到達時,時間尚早,遠遠傳來鳥兒清脆婉轉的啼聲,這裡是鳥的天堂,整個淡海地區棲息著超過百種的鳥類。它們有的是候鳥,從遙遠的西伯利亞,中國大陸或者日本翻山越海來到這裡過冬,待來年春意冉冉時再飛走。而有的鳥飛來後就不願再飛走,成了這裡的永久居民,在下圭柔山的恬淡裡安然度過寒暑春秋。

 

這天的下圭柔山格外熱鬧,因為孩子們來了。我沒想到這個有點難找的小村落居然吸引了幾百個孩子,家長們帶著自己的寶貝來到這裡體驗農村生活的樂趣,作為大孩子的我同樣也很興奮。隨著一陣嗩呐高亢的曲調,土地公繞境儀式開始了,小朋友們抬著神明的鑾轎走在大人的中間,長長的一條隊伍在下圭柔山蜿蜒向前,走過農田、走過埤塘、走過住家,祝願着平安能灑滿這寧靜之鄉。

 

但當時我們不知道的是,這寧靜之鄉其實頗不寧靜。

 

我在大一時和朋友騎車去北海岸,在淡金公路的右側看到的是大片大片的荒地,當時只是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會留出這麼大一片的土地任其荒蕪,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淡海一期。淡海一期,曾經被期望為緩解臺北住房壓力的應許之地。二十多年過去,開發率不足一半,原本預計引入十三萬人,而現在只達到了十分之一的目標。外表豪華的樓盤被路障和房價擋起,成為與世隔絕的空城。

 

如今,又要徴地了。而此刻我眼前的下圭柔山就在那張徵收圖紙的範圍之內。我實在無法想像,他們要怎麼推平這高低起伏的丘陵,怎麼埋葬這沃野和良田,但是一想到這裡有一天會被怪手挖的滿目瘡痍,我的心情就突然開始沉重。在歡喜熱鬧的繞境結束之後,我和兩三個朋友偷偷遠離了人群,向梯田的遠處探索。走過田埂,跨過溝渠,撥開樹蔭,山丘的背後突然明亮,出現一抹淡淡的藍,在天空的下方那是海平線,我從沒想過山、海、田可以如此親近,這樣的田園風光不再小家子氣,它有了寬廣的氣息,是無限,是未來。我望著海望到出神,久久不願離開。如此夢幻的地方讓我有想要守護的衝動。但那時我並不知道,在不遠處,一個曾經一樣美麗的地方被偷偷填倒成了垃圾山。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漆黑的夜色中,垃圾被以一車四千元的價格賣到這裡,熟睡中的村民們並不知情。直到垃圾堆成的山,到了再也無法掩飾的時候,村民們只能在無奈中接受現實,這座原本不該出現的怪異之山,成了他們心中難以跨越的坎坷。

7/24蘋果日報

王小棣導演:「國家是我們的,民主、自由和國家必須保障人民生命及財產的權利,這都是前輩祖先爭取來的,我們一步都不能退讓!」並希望黑道、財團、砂石業者、政治 人物,請自重。

Koobii編輯部

Author: Koobii編輯部

Koobii高校誌編輯部,一群擁有改變世界夢想的年輕人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