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學生嗎?還是運動員?

台灣體育學生的悲歌

 

在台灣,學生球員常常要面對一些奇怪的現象,台灣的教育體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們真的能夠靠目前的教育培養出優秀的運動員嗎?

 

【圖/Ræ Licensed】

 

球員?學生?

我們常常說「學生球員」,但我們真的有把學生這個身分,擺在球員前面嗎?卡特教頭(Coach Carter)是一個經典的電影,在電影中教頭用學生的課業成績當作學生能否打球的依據,甚至引發很大的輿論壓力,不管來自家長或者校方。你在看電影的時候一定覺得這群人很無理取鬧,畢竟教頭是為了學生好,幹嘛亂抗議!然而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真實實發生在台灣呢?你覺得事情會變成怎樣?

 

扼殺學生教育

在台灣,有一種奇怪的制度叫做體育班,體育班顧名思義就是一群讓所謂的體育優秀學生就讀的,卻往往變成運動員只要會打球、有好的運動表現就夠了,其他就交給體育績優保送制度吧!天啊!台灣不是以學生未來的人格發展和能力養成為目標,而是以升學為目標哀!這個保送制度讓多少運動球員放棄吸收知識,無法畢業,讓它們覺得在教室是在浪費時間?體育班這個鬼制度,完全剝奪了學生運動員與其他同學學習互動的機會,接收到有別於「運動」的文化,對於運動員的傷害難以估計。

 

保送制度

在靠保送制度上大學之類呢?對這些體保生而言,許多知識是非常艱深且陌生的,當然阿,畢竟他們的高中、國中教育告訴他們,只要打好球,其他事情就會水到渠成,打好球,就對了!有些人會將體保生成績不好怪罪於出席課堂的次數,說是他們自己偷懶!問題是,你能夠教會一個國中生高等微積分嗎?就像還不會爬就要學會走路一樣,這樣的要求合理嗎?這卻是我們國家教育造成的!對於許多體保生,真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曾經被逼到只剩下「運動員」的角色的他們,如今,卻又要強迫披上學生的角色,這才是問題的根本!

 

惡性循環

於是造成體保生無法畢業之後,家長們開始認為運動是條不歸路,只會更不願意讓小孩成為運動員,而運動員就理所當然的變少,競爭力跟著下降,導致國際賽表現更差,也影響民眾對於運動員的觀感,大家越來越不關心與冷漠,造成整個環境惡化,國家制度害人不淺阿!讓我不禁想到之前陳偉殷曾經告訴小球員們要兼顧課業,因為在國外感受到太多。「國外都是先上完課再練習,這樣課業就不會落後一般學生太多,」陳偉殷說,在日本或美國球員都會比較自己念的大學在國內排名第幾,唯獨台灣不會。「有一次隊友問我,『你有念大學嗎?』我說有啊,我念體育大學的球類系。」結果隊友告訴陳偉殷,「球類系?是教你們怎麼打棒球嗎?那你還需要讀嗎?那算什麼大學?」

 

Author: 球犯

有一天我經過球場,從此變成球犯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