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瑩:「我是高中最矮的管樂社指揮!」

徐佳瑩:「我是高中最矮的管樂社指揮!」

 

自星光大道參賽以來,徐佳瑩憑著「不怕摔、不怕丟臉」的性格,闖進了當今萎靡的華語音樂市場,帶給我們一股新穎、悠揚的新樂風;這樣一位對音樂有想法的才女、這樣一位傳唱愛情的才女,到底對愛情又是抱持著什麼樣的看法?愛情在她的心目中,又是什麼樣的面貌?在螢光幕上看到的佳瑩,總是個快樂、直率的女孩,但訪問前不禁也會想,私底下的她仍是這樣嗎?還是私底下的她反而會很嚴謹呢?

 

【圖/編輯部】

 

愛情,很有趣的東西啊!

開始談這個話題前,其實有些尷尬。我們都知道不久前佳瑩剛結束了一段攤在眾人眼前的戀情,因此估計再次談到愛情,會不會她有些避諱,或者帶著一點悲觀……「我覺得愛情是很有趣的東西。」關於這次談論的主題,她如此直爽的回答。每次談戀愛,對佳瑩而言都像是一場全新的「修行」,在愛情中她能反過頭來檢視自己;雖然在談戀愛的當下,會有難過、悲觀的時候,但是她說:「就連悲觀,我都認為是好事。」因為從不同的愛情中,總是可以獲得新的看法;國高中階段時的愛情,曾經讓她苦惱,但她卻也曾享受過,當時的她,其實沒有認真想過「愛情」到底是什麼,只覺得跟一個人在一起很快樂、很想要一直跟對方膩在一起,而如果剛好對方也喜歡她,她心底就會竊喜著:「這也太幸運了吧!」這是佳瑩對於戀愛這件事直率、單純的初體驗。

 

「愛情,太多題材了……但也永遠無法輕易為愛情下定論。」佳瑩認為每個時期對感情的需要、期望,都大大不同。二十歲有二十歲的輕狂,三十歲有三十歲的內斂,四十歲有四十歲的成熟,愛情不會是一成不變,在佳瑩的心中認為:「對愛情的想法,其實每分每秒都在變,但這也是愛情好玩的地方。」

而佳瑩也曾經自己做過一個非正式的調查。開始工作以後,問遍身邊的朋友、同事:「以前有沒有為喜歡的男生織過圍巾?」結果發現大約有七成的人都有過這種行為,「就連那些外表看起來很不像會做這種事情的人,也有耶!」她非常驚奇的說。佳瑩認為這就是愛情吸引人的地方:讓我們有動力去做一些平常不會想做的事情。也因為愛情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事情,所以她認為談論愛情是最容易和女性搭起友誼橋梁的方式,因為「愛情就是一種共通的語言。」

 

緬懷愛情  是一種自戀

面對失戀時,佳瑩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轉移注意力」。國高中時期面對失去的愛情,年紀還小歷練不夠,沒辦法很理智地分析失戀這件事情,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轉移注意力,例如跟朋友、家人一起出去,把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間塞滿,「自己一個人就會不斷去想,那是自己沒辦法對抗的。」佳瑩也認為,對逝去愛情的緬懷是一種「自戀」,她說:「我們緬懷的,其實是失去的自己。在戀愛的當下,也許對方為你做出一些當時覺得”很白癡”的事情,可是現在回頭想卻會覺得原來曾經有人對我這麼好、那麼呵護。」

 

懷念當時曾經被看重的自己,這樣的想法也促使佳瑩寫下了「失落沙洲」這首經典的失戀情歌,「那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回頭看』的滋味。」歌曲中讓她掛記的不見得全部是那個失去的人,而是掛記那個曾在愛情中被看重的自己,「所以我也認為,每個交往過的人對我說過的話,我都要放在心裡──這些話是會一直影響我的,經過反覆的咀嚼、沉澱,就會反映出現在的自己。」

 

面對音樂  絕對執著

談起護專時期參加管樂社的經歷,也是相當符合徐佳瑩不怕摔、不怕丟臉的性格。「當時升上專二,因為社團要選幹部,所以每個人可以選填十個志願;其中有個幹部選項是指揮,只是規定要160公分以上才能擔任,所以我選不上,可是我當時就很想當指揮。」對於現實的條件限制,她沒有就此放棄,「我很不要臉的十個志願都填了指揮!」佳瑩充滿自信地說。除此之外,她還附上了備案,提議她可以自備台階以彌補身高的不足,最後,她真的被選上了!「我是歷年來最矮的指揮(笑)!──而且校長還真的為我花錢準備了一個台階!」

 

看著眼前哈哈大笑的佳瑩,我們知道,她並不只是直率、傻傻的往前衝而已──她為自己所想要的做了許多努力!如果換做其他人,可能因為條件不符改填其他項目,放棄原本自己所渴求的,但佳瑩不只是順從自己想要的十個選項都填了指揮,還為自己想了備案,這就是真正的努力。因為有這樣的決心,佳瑩體認到她不能再漠視對音樂的熱情,因此選擇北上參加了超級星光大道,從此開啟不一樣的人生。不過佳瑩也表示,她也不是毫無準備就北上,「在那之前,我也是一直參加比賽,為自己累積了一些自信。」堅定的決心,加上盡力的準備,這是讓佳瑩得以嶄露頭角的秘訣!

Koobii編輯部

Author: Koobii編輯部

Koobii高校誌編輯部,一群擁有改變世界夢想的年輕人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