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茶居民話家常──五片接待家庭的拼圖

好茶居民話家常──五片接待家庭的拼圖

【圖/Yi-cheng Kuo.CC Licensed】

第一片拼圖 何忠義先生

在還未形成接待家庭的制度時,何忠義先生已經與目前擔任好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的陳再輝先生一起接待過客人,直到產業發展協會(以下簡稱產協)向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申請接待家庭的制度輔導後,他們也參與產協一同提供接待家庭的服務。之後產協建立及改變了一些制度,要求全部的接待家庭須簽契約,保證由產協來分配客人給各個家庭,不能私自接待客人,意圖建立全體接待家庭對外接客的單一窗口,並且提高收費以增加產協的獲利。因為理念不合的緣故,何忠義先生和部分家庭退出了產協。

「大家能交個朋友,並讓更多人體驗魯凱文化,才是最令我們開心的。」何忠義先生說。他表示,產協能向政府申請經費,並且掌握部落中大部分的人力,但這應該是要為整個部落服務,讓族人們一同分享,而非獨占利益。單一化窗口的接待或是商業化的包裝並不是他們所希望的接待家庭形式,他說,既然是在家裡接待客人,就應該要讓客人有「在家」的感覺,收費不須太高,若是要像旅館一樣有豪華的設備與裝潢,族人們也負擔不起。客人們能住進族人們的家,體驗魯凱族的生活方式,享受傳統菜餚,並且大家分享各自的故事,將對方當作朋友來看待,這才是接待家庭的意義。

第二片拼圖 阿啦六文物館

由Adaliu及其妻子Lavausu在自家一樓所開設的「阿啦六文物館」裡展示了眾多祖傳的魯凱族文物,並且展售許多好茶部落的婦女所編織的傳統工藝品。除文物館外,他們也提供接待家庭的服務。Lavausu表示,一開始因為有許多重建會的人員來部落巡視卻找不到住宿點,他們便與陳再輝先生一起提供自家的房間供人落腳,當時他們只當是朋友來借宿,收費並不高,直到娥冷公主[1]與產業發展協會介入之後,才慢慢發展為接待家庭的形式。

最初部落剛推動接待家庭的產業時,長榮集團曾協助部落,讓想做接待家庭的族人們到台南台糖長榮酒店學習一個禮拜,並將他們分為廚房部門及房務部門,輔導他們學習基本的接待事務。Lavausu回憶起當時在酒店學習的情況,她選擇了較少人的房務部門,酒店人員教導他們如何整理床鋪、清掃房間及洗馬桶,並且學習接待客人的禮儀,每天從早上開始學習及實作,直到晚上九點才能休息。她表示,雖然很辛苦,但他們學到的東西可以教導其他沒有到酒店學習的族人們,讓大家都有接待與清掃方面的基本知識,能夠一起做接待家庭。

第三片拼圖 古調之家 尤春成先生

夕陽餘暉下,屋前一排排等著曬乾的樹豆吸引了我們的目光。在石板椅上剝著樹豆的Vuvu身旁的牆上,掛著代表接待家庭的牌子,而旁邊寫著大大的「古調之家」四個字。「我們接待家庭的媽媽可是參加過縣級以上的比賽,代表我們部落呈現她的歌喉,才有資格掛『古調之家』這個牌子!」Vuvu驕傲地說。

 

以魯凱族古調迎接客人

古調之家的女主人高嬌英女士是好茶部落中傳唱古調的第一把交椅,她擅長詮釋這些祖先流傳下來的歌謠,並時常代表部落到鄉、縣去比賽,而Vuvu(尤春成先生)則是好茶社區發展協會的前任理事長。八八風災過後,隨著產業發展協會建立了接待家庭的制度,他們也開始提供接待家庭的服務,每當有客人來時,接待家庭的媽媽總會吟唱著魯凱族古調,以悠揚的傳統歌謠迎接來自遠方的朋友。

「大家都要按照公約去接待客人,不能只憑自己的意思去接待」
好茶部落目前約有四十戶的接待家庭,但不是只要想當就人人都可以成為接待家庭。產業發展協會有一套評定機制,會向客人打聽接待家庭的招待方式、招待經過以及他們對於主人的印象,並將房間舒適度和整潔度納入評分,合格的家庭才能掛上代表接待家庭的牌子。透過產業發展協會管理各個接待家庭,能使部落的接待家庭制度趨於完善。Vuvu說,因為產業發展協會比較了解每個接待家庭的狀況與環境,萬一客人出了甚麼問題,或是接待家庭與客人發生了衝突,透過協會才能夠適當地協調處理,以避免糾紛。

另外,加入接待家庭制度的族人也要共同遵守產業發展協會制訂的公約。「在部落裡面會不會發生甚麼不好的事,我們不敢設想,所以大家都要按照公約去接待客人,不能只憑自己的意思去接待。」Vuvu表示,原住民很大的一個特點在於每個人都會共同遵守規範,以維持部落的秩序與安定,例如,如果客人要多給錢,他們也不會收,因為如果收了,就會養成習慣。為了避免部落中出現紛爭,大家都要按照約定的價格收費,不能任意破壞公約。儘管已是七十五歲高齡,Vuvu說,經營接待家庭其實並不辛苦,只要清出房間,每天定時把房間整理乾淨,準備茶水等著客人入住就好,因為是在自己的家裡,習慣了以後就不覺累。因此比起其他工作,這種「副業」輕鬆許多。

第四片拼圖 攝影之家 張良相先生

Kwale(音同瓜樂,漢名張良相)在台北爵士影像工作了九年後,回到部落經營瓜樂攝影工作室,部落中的各種大事都是由瓜樂負責影像紀錄。他引我們進入客廳之後,娓娓道來接待家庭的故事。

接待家庭以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為窗口,統籌後分發到各接待家庭,這是共同經營的理念,讓整個部落的人一起經營,另一方面,讓部落的老人家能賺點錢可以使用,八八水災後遷村到這裡並沒有耕地,不能總靠老人年金,而他們都是獨居老人或者是夫妻兩人,就乾脆把房間整理好做接待家庭。

一年前,長榮桂冠酒店給予輔導,提供接待家庭被單、教導如何鋪床、建議購買物品,讓接待家庭的人家學習房務工作的能力。住進接待家庭的人可以陪老人家聊天,像是到攝影之家這邊看部落的影像,讓他們融入在原住民的生活裡面。接待家庭最大的特色是迎賓儀式,我們為客人戴花環、跳舞,回到家時會「愛的抱抱」,最大的意義是讓客人覺得我們就像爸爸、媽媽,你們就是小孩,小孩本來就是被寵的。

第五片拼圖 好茶部落懷舊棧 陳再輝先生

民國98年擔任遷村推動委員會的會長時,我在遷村規劃案中提出石板屋聚落的構想,是以「民宿」這個名稱規劃這個產業,在住宅區之外另設置民宿區。其實現在的接待家庭是非法的民宿,但由於是災區,所以政府部門很善意。接待家庭最初是重建會帶客人進部落並住在我這邊,因為那時候我是屏東縣霧台鄉好茶社區發展協會的會長。相較於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後簡稱產業協會)所做的,我沒有想要走商業氣息比較重的路線,但也不會去擋人財路,不過某些不認同的事情會去修正,我常常呼籲大家思考一個問題:這裡到底是住宅區、工業區還是商業區?我接任會長就是把部落定位在住宅區,我們需要 經濟收入,但不要做商業上綜藝性的活動,讓經濟活動和居住生活不會產生衝突。

好茶部落有177戶,真正有空間做接待家庭的有二、三十戶,常態性在做的只有十幾戶,其實只是小小的產業。做接待家庭對家庭經濟有幫助,但並不是主要的經濟收入來源。這是部落不是遊樂園區,我們不需要單一收費亭;每個家庭的朋友群不同,每個家庭都是窗口,需要思考怎樣平衡觀光資源和住宅區,不要變成遊樂園區。現在產業協會的做法是商業操作,但接待家庭在好茶部落中的所佔的比例是少的,是個小小的產業,為了這幾戶擾亂到這麼多戶也不對,且客人享受整體部落的資源,每個家庭都有貢獻。

 

 

────────────────────
[1]魯凱族都馬拉拉特家族第十二代公主顏美桂女士,曾協助部落推動接待家庭制度。

 

 

潘雅琪/

台大社會系,意識報總編輯。喜歡文字的力道,所以選擇進入意識報。踏進台大社會系和意識報,讓我以更廣的視野看見社會。我嘗試用不同方式參與社會,記者是途徑之一。希望社會中的不平等能被更多人看見,因為人人都值得好好地生活。

黃榆珊/

台大生命科學系,意識報文字記者。

 

》本文為合作轉載,原文請見<台大意識報>

http://cpaper-blog.blogspot.tw/

 

Author: 台大意識報

意識報(The NTU Consciousness)是一份台大的校園刊物,每期20頁、一學期四至五刊、發行量2000份。於台大活大、總圖、誠品、唐山書店等報點供人免費取閱。內容包括校園議題、校園政策評論、社會議題、教育議題、台大校史、人物專訪等,寒暑假則會進行田野調查發行地方特刊。稟持著批判反省的精神,懷抱著服務校園的熱忱,意識報從周遭的生活關心起,進而思考台大學生參與公共事務的各種可能。【訂閱資訊】(半年五期/250元):意識報由一群學生獨立籌款印製,只有約三分之一的經費由學校提供,您的贊助會是我們很大的力量,訂閱這份刊物或大小額捐款,可以讓它多一點力量繼續走下去! 第一步:將您的姓名與地址寄至cpapercontribution@gmail.com→第二步:將錢匯入【台大郵局】帳號 700 0001236 0588280/戶名 國立台灣大學意識報社林月先→確認匯款到戶後,我們會以郵件方式送達,謝謝您!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