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第一所影視音實驗高職,不採會考成績招生啦!

pic11_003

原文分享至 87119fb1bc779db51211249151d5aaad

這所正要「開張」的學校,超乎你的想像。

它是培養電影、電視、流行音樂幕後技術人才(而非明星)的技職教育;它在台北市定古蹟「寶藏巖」上課;老師是詩人、是DJ、是紀錄片導演;它的課程除了直接和影、視、音產業相關,還有展演視訊工程、升降機操作等等,更有「自學課」,學習「如何學」。

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是國內第一所根據實驗教育法令辦的高職,是「自學機構」,今年9月開學。

自學教父陳怡光是籌備處主任,他談起「學校」設立的原因是「學用落差」:學界抱怨學生找不到工作,產業界卻找不到適合的技術人才。

「這個產業的人才需要國際移動的能力、專業技術、團隊合作、體力,還有熱情。我們的課程要讓15、16歲的孩子,因為學習,從『有興趣』變成『有能力』。」陳怡光說,學校依著影視音技術人才需要的能力設計課程,回應業界需求。

每兩個月為一學期 學生需提自學計畫mov02

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的課堂安排與課程內容的確和一般學校很不同。

第一是縮短學習的區間。每個學期兩「學季」,每學季長度9~10週,季跟季中間還有2週的期中假。期中假用來行動學習及休假。

第二個是拉長每堂課時間。一堂課一百分鐘,每兩堂課一個單元,一天共上午、下午兩單元。如此一來,一堂課可以有完整學習,而且業師授課、不同科的協同戶外教學,時間都比較完整。

第三是每週都有「自學課」。學生要提出自學計畫,實際執行後對全班發表。「技術日新月異,一下子就過期。軟體、硬體都會過期。從導演到攝影師都要一直學。」陳怡光說。

課程,來自不同教育價值的教師碰撞

目前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有四位專任導師,吳俞萱曾在體制外的全人中學任教,是詩人和影評人;王佩芬是紀錄片導演、電視製作;張家琪曾在職校演藝術科任教;Peterus是瑞典人,專長電子音樂。

一般學校的空間及教育價值都是「本來就在」,等著認同的教師、學生上門,但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不同,辦學初期,每個老師都是形塑學校價值的力量,老師共同建構學校課程。

在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的「共同備課」,常出見不同教育價值碰撞的「火花」。這群老師不只問「怎麼做?」更問「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希望教出什麼樣的學生?」

例如討論到學生時,曾在全人任教的吳俞萱,認為最重要的是受教者的自主性,教師和學生可以一起抽煙、談心事:擁有體制內教學經驗的張家琪,想的卻是如何做班級經營,才會讓教學更有效。

討論「自學課」時,吳俞萱問:「孩子有沒有選擇不自學的的權利?」或是「他可不可以選擇自學的時間,而不需要在學校規定的那天?」大家就開始討論這個學校的自主性程度、給學生的規範到什麼程度。

第一所實驗高職開辦 開創教育更多想像e284c4f585e008b8b0a8bb0209206536-125440

記者採訪當天,每個老師說明自己的課程設計,該實驗教育計畫主持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鄭同僚和老師們討論課程,大家想辦法將不同的課透過相同的主題統整起來。鄭同僚突然興起疑問:「影視音是教育的媒介還是內容?」當過企劃、導演,也寫過社會科教科書的王佩芬認為,「都有,我們上專業科目,影視音就是內容,但是培養孩子自學這類的能力,影視音是媒介。」其他老師們同意,課程的討論就繼續。

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的成立,不但豐富了學校的樣貌、開展了學習的觸角,在教育史上更有獨特的意義。

實驗教育在台灣教育史上20幾年,努力的都是國中小,思考如何辦教育的也都是「教育相關」單位。而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是實驗教育初探技職領域,背後支援的是台北市文化局。這宣示,實驗教育法令鬆綁了對「教育」的想像,思考教育的不再僅限教育機構,文化局也跳出來,希望依專業領域、產業的需求,培養自己的人才。

新店溪畔寶藏巖上,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將開學,不但開啟了新的技職教育想像,也打開了台灣教育的新扉頁。

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招生資訊

上課地點:台北市寶藏巖聚落

招生時程:6/4招生說明會、6/30錄取通知、9月開學

甄選標準:面試,不採計任何學業成績。面試可提供過去任何型態的作品,讓面試官了解學生興趣、潛力、製作影音的經驗、先備知識等。

每學期學費:扣除政府學費補貼後,約繳4萬多元。另有中低收入補助、文化局獎學金等可申請。

電話:02 2939-3091 ext:69516、69515、69531

網址:mediaschool.taipei

Koobii編輯部

Author: Koobii編輯部

Koobii高校誌編輯部,一群擁有改變世界夢想的年輕人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