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管早八了,你聽過line嗎?

先別管早八了,你聽過line嗎?

 

你不覺得你該讓位給我嗎?Have you ever thought you should yield the seat for me?

這是為了智慧所設計的時代,對智慧的定義多元了,對智障的定義也多元了,一不小心,你我都成了該在這個時代被讓座的人了。應該是還沒習慣的吧,從台中來淡水念書的日子也是這樣晃眼就三個月,原來這是屬於台北人的節奏,速度像是趕著洄游的魚,來不及聽身旁的人講任何一句話,他們就迅速的游上捷運的座位,像個性急的衝浪手,快速的抽出平板手機,進入另一片無界的海去衝浪,去嬉戲,去購物,去發呆,沒有在使用智慧型手機的我,卻發現自己好像已經擱淺在捷運的站位上了...

 

【圖/ Nisa Yeh.CC Licensed】

 

先別管早八了,你聽過line嗎?

「下節課教室改到哪裡上?」「用line班上的群組問一下就好了啊!」這是高中和大學生活中非常常見的一句話,平凡的不得了,但好像也顯示出大部分的人已經習慣了擁有智慧性手機,加上能使用吃到吐的無線上網,稍微觀察一下大家陪伴手機的時間,從早上起床逛FB、出門前回個line、捷運上轉糖果、課表的app、到你上課刷的神魔,會發現你手機的地位甚至讓你的女友開始計較誰是正宮誰是妾,我想大多數的人並不覺得這情況糟糕,畢竟也沒有人表態要跟手機交往或是結婚,更沒有人權團體說要重視手機權利,更別提杯葛。

 

你沒看line嗎?

從捷運公車到課堂上,大概九成的人都有高階的智慧型手機,七成的人都有3G的無線網路,這樣的比數就成了價值觀的問題,不僅僅是在資訊上的流通,那些通知型訊息的即時性都成了一個很大的悲劇。就像我一個還在拿滑蓋型手機的室友發生的真實情形,事情發生在某天大學生最痛恨的早八課,前天熬夜的他為了趕上這堂早上八點的課,一手抓著外套雨傘,一手叼著花了30秒鐘買的三明治,滿身大汗的爬了七樓樓梯,在一陣兵荒馬亂的情況下終於找到的教室,一打開門看見全部學生包含教授都在盯著他,令人難過的事那些都是外系學生,才發現走錯教室,終於趕到正確的教室之後,應聲打開教室的門,卻發現教室空無一人,情急之下打給同學一問,同學淡定的說:"你沒看line嗎?今天教授沒來,早上都是空堂!"我親愛的室友心一涼,空堂二字蒙太奇式的閃過三次,眼神無助地默默地低下頭,才發現自己穿著居家的藍白室內拖就出來了......

 

手機真的使你的世界無界了嗎?

雖然很多人都表示著智慧性手機只是一個工具,怎麼使用都是看個人,但是無可避免的是,我們本來就帶著好奇心和嫉妒,智慧型手機就像一個一兩萬塊的高級玩具,很多東西都時時的吸引著我們,何況當你發現你身邊的同學都拿智慧型手機,而且一支比一支的功能更強更棒,很容易就會陷入一種你有我沒有的情節,這種情況在大人世界其實常見,更別提學生了,就像大雨將至,你發現身旁的人都打著一把拒外的黑傘,自己卻只能看著烏雲。因此,有些餐廳貼出公告,表示用餐時若不使用手機就可享有打折服務,甚至有些餐廳就明文標示在進這間餐廳之前,要將手機放在櫃台,大家也漸漸地發現了太過依賴這些高階手機的情況會分化那些不依賴智慧型手機的那群人,甚至達到排擠的程度,在大家痛定思痛之後,大家通常會將自己的手機留在櫃台,去享受那美好的餐點和他正面對的伴侶。那些快速傳輸的硬體的確提供了很強大的方便性,綜觀看起來你可以毫無邊界的四處漫遊,徜徉其中,但是對於第一次約會、坐在你對面那拿智障型手機的新朋友而言,世界倒是狹小無比。

 

今天過的,好嗎?

不過,好像也沒有一個英國研究調查報告顯示不使用智慧型手機的人人緣會比較差,但這個愚人時代依然下著大雨,脫離不了的,同學們還是會討論著,就像來自外國一樣插不上邊,他們討論著什麼的巨像黑狗牛魔王,而我們卻以為他們在討論著什麼西遊記加上木柵動物園的解謎小說。其實也不是在怨天尤人說這個世界會因此而毀滅,只是這社會也必須承認的是,當我們擁有並且使用智慧型手機的時候,與身旁的人現實中的互動的確就變少了,人被降下的大雨區隔了,如同一車捷運上全部人都坐在那個傘下世界,而我們依然濕漉漉的站著。我不太算是個念舊的人,但是真的想問問那些過去我們在拍照打卡、回line、逛臉書、看youtube、轉珠的時機,都在做些什麼呢?

 

放下手機,抬起頭

其實很簡單吧,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就是自然的聊天,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外乎就是看看書,寫寫東西,人跟人的互動也沒像我們想像中的那麼樣的複雜和智慧,我們會去思考一些事情,像是隔壁鄰居的小黑狗、今天剛放學的國小生走跳在馬路上的畫面,想到班上同學戲弄老師的時候會讓我們噗哧一笑,我想,很難去區分誰與誰分化了這個愚人時代吧,弱勢與否其實取決於怎麼去適應這個世界的觀念,讓不讓位也只不過是一個象徵,講的只是要你放下手機,抬起頭,輕聲的向坐在你隔壁藍色椅子上的朋友寒暄一句-"今天過的好嗎?"。

Author: 陳迪布

本名陳紀薳,活了十九年從沒國文老師唸對過最後那個字,起了個英文名字是deepblue,直接音譯就變成了”迪布”,隨後就用這個綽號行走江湖,雖然這綽號對凡夫俗子來說是沒那麼印象深刻的,對系上那些講台語的福建同學就不這樣說了,畢竟,就算在他們家鄉,也沒人會把自己的綽號取做”豬母”,何況是個男人。從小到大都在當社長,這不是拿來炫耀,好像能力是其次,性別倒是優勢,國中當了第一屆的廣播社社長,男女比二十三比一,高中當了校刊社社長,男女比十一比一,我呢,一直都是那個一,我是不知道社長這種東西有沒有刻板觀念,但是這絕對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或是齊人之福,男校的同學們請相信我,女人是很可怕的,從老媽到女朋友都是,一次乘上十來倍就絕對不是好事。好的,在這愚人時代,不必歹戲拖棚,話說多了不投機,會紅的通常都不會說話,黃色小鴨跟圓仔就比王金平馬英九討喜多了,感謝各位。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