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很多人說我臭屁,我認為他們說的很對。」

九把刀:「很多人說我臭屁,我認為他們說的很對。」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追回遺失的美好

【文/編輯部   圖/高校誌】

 

九把刀,暢銷小說作家,創作過五十八本小說,小說題材多元:科幻、懸疑、親情、武俠……,還有愛情。曾有過一個女孩,讓他從國中追到研究所。是他貨真價實的青春記憶。這一次,他不只是用筆寫故事,他還親自用鏡頭帶我們看這個故事,重回青春現場,圓滿那曾經遺失的美好。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是九把刀編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有人期待叫好,也有人虎視眈眈砲轟連連,認為就憑他一個「作家」身分,怎麼可能拍得出好電影?但是九把刀說:「九把刀就是九把刀,無關乎作家或是導演。而這部電影,絕對比小說好看。」

 

電影是我的時光機
「拍這部電影,就是一種自我療傷;電影就像是我的時光機,讓我可以重新調整一些事情,完成了我生命中原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眾所周知,這部小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是以九把刀當年自身的愛情故事為藍本(究竟是什麼樣的愛情故事?大家戲院見!),甚至連拍攝場景都重新拉回他的母校──彰化精誠中學;九把刀說:「人一生的成長,就是一路上不停的遺失很多東西。」因為有過失去,所以後來就會不停的想要追回,「而我的夢想,就是把《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拍成電影。」

 

寫作是孤獨的 拍電影是盛大的!
創作小說是相當封閉、孤獨的,並且好與不好,都是個人來承擔;但拍電影不一樣,是非常盛大的,並且有太多步驟,是要大家同心協力才能完成,九把刀笑笑的說,「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以前我覺得我修養不錯;因為以前寫小說時,不會有人跟我吵架嘛!但這次拍電影,說『磨合』還太好聽,根本就是有『衝突』!」寫小說時,很多畫面就是自己一個人構築,但拍電影時,究竟要怎麼樣把心目中想要的畫面,傳達給其他工作人員知道呢?「我以為我講清楚了,但拍出來才知道我想的跟他想的不一樣。」不過九把刀也說,其實在所有工作人員裡面,「就屬我最沒經驗。」所以他認為自己其實很謙虛的面對這次拍片,「但我認為,衝突也是好的;那表示他們也相當在意嘛!不在意的話,也還是可以輕輕鬆鬆領錢啊。」

 

高中時 是萬年社長
回到高中階段的九把刀,當年為了追到成績優異的心上人,所以拚命讀書,成績相當優異,「但因為讀書其實不是我的興趣,所以起了補償心理,我在其他方面就很灑脫、盡量揮灑自己的真性情。」他說當時做過最酷的事情,就是創立了一個「正義社」社團,總共連署了一百多人,「已經是當時學校所有社團中,人數最龐大的耶!我的訴求很簡單,就是要讓大家都有幹部可以當,大學甄試的時候就可以派上用場。」不過這種「巧立名目」的社團,卻一直沒有受到學校批准,儘管九把刀嘗試過各種名目,送了好幾次申請,依然無法通過,「所以我高中時後的綽號就是『社長』,大家常常會問我:『我們到底什麼時後可以集會啊社長?』」

 

「說我臭屁,這很對」
雖然最後社團無緣成立,不過能夠連署到一百多人,也是相當不容易的吧?那表示當時的他,應該人緣不錯?「也沒有什麼特別,主要是我一直都很坦率。」從來不遮遮掩掩、不過份解釋,直到今天,九把刀依然如此;就算是看起來有缺損的那一面,他也一概接受。所以這次拍電影,很多人罵他、認為區區一個作家,不過就是靠名氣在拍電影,等著看他出糗。「很多人說我臭屁,我認為他們說的很對。」他不否認自己臭屁,而且他說,「一個真的臭屁狂妄的人,應該也不介意被認為很狂妄驕傲吧?」其實對於九把刀而言,他認為人沒有完美,就算是驕傲狂妄,那也是他的一部分,他完全接受,「就像我的鼻子不好,講話常有鼻音、流鼻水,但我並不想治好它。」這也是他的一部分,儘管看似有所缺損,但保留這些,坦蕩蕩的承認,不是因為不要臉,而是因為這就是九把刀。沒有遮掩,沒有藉口。

 

最後九把刀也透露,已經想好下一部電影了,「而且是有『大場面』的!」我們衷心的祝福這位新科導演、永遠的九把刀,可以一直一直為自己做夢、也帶我們做夢!

Koobii編輯部

Author: Koobii編輯部

Koobii高校誌編輯部,一群擁有改變世界夢想的年輕人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