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同學們,老師也快沒有體力迎接隔天的八堂輔導課

不只同學們,老師也快沒有體力迎接隔天的八堂輔導課

教育不是去裝滿一壺水,而是點亮一盞燈

 

前兩天我跟一位當老師的朋友聚會,席間我開玩笑的問她是在忙副業了嗎,怎麼越來越難約出來見面?他苦哈哈的告訴我,現在連學校教職都遇缺不補,他負責輔導的班級從十年前的20幾個到現在的39個,回家只想躺著,不然根本沒有體力迎接隔天的八堂輔導課。

 

【圖/puzzlescript.CC Licensed】

 

遇缺不補的企業獲利思考邏輯?

讓人不禁想想,當父母先辛萬苦賺錢把孩子送到學校,學生所受的教育是老師精力被瓜分後的資源,台灣的教育體系也變成遇缺不補的企業獲利思考邏輯?學生有沒有競爭力不談,重點是,當老師都已經疲憊不已的時候,學生還能從中找到學習的樂趣嗎?這個答案,或許可以再我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這本《芬蘭教育這樣改》中獲得些啟發。本書作者帕思.薩爾博格博士 是芬蘭教育最重要的關鍵改革者之一,儘管台灣讀者可能不太懂薩爾博格博士的身分,但當初我們再把中文譯稿邀請推薦人時,包括師鐸獎得主等人,幾乎都是不二話的熱情推薦,可見薩爾博格博士在國際教育界崇高的地位。而這本第一手披露芬蘭之所以教改成功的原因中,最令我感動得有兩個。第一就是芬蘭教改認為:老師時數越少,學生學到越多。例如,芬蘭的教師授課的時數是一天四小時,剩下的四小時不是向台灣一樣忙著學校評鑑、忙著課後輔導,而是為學生準備專屬個人的反思教學,並且參加教師的學習社群以增加自己的專業能力。但儘管老師的教學時數是全球排名倒數第三低,但在數學、科學與閱讀能力是世界領先。芬蘭教育的重點在於找到每位學生的天賦,所以老師得更用心地在短暫的教學時間內啟發孩子的興趣,剩下的就讓學生自己發掘。

 

教改水族箱計畫

第二個最令我覺得特別的,是芬蘭在1997年初成立的「教改水族箱計畫」,意思是從教師到校長到教育部官員,每個人都可以為提出建言,讓教育改革去除中央管制化,政策不再是黑箱作業,而是像水族箱一樣每個角落看得見,讓教育不再以競爭為目標,而是學校能彼此互動為目的,強調解決問題而不是討論問題。若每個台灣教育者與家長,無法了解12年國教的突然與急就章,或許就該參考一下芬蘭的「水族箱計畫」。或許聽眾會說,那是因為芬蘭與台灣的國情不同,所以教改當然談的輕鬆。但芬蘭教改之前一樣也有面臨經濟危機、教育理想破滅的難題,而且作者薩爾博格博士也在書中一再強調,教育是絕對無法速成的,讓孩子有競爭力應該退到教育目的的最後,珍視「孩子的天賦」才該是教育的真正重點!讓他不管做什麼,都可以做一個有用、對社會有正面幫助的人。我是商周出版的阿青,我始終相信,教育不是去裝滿一壺水,而是點亮每個孩子心中的蠟燭。而這句話不是嚴長壽發明的,而是來自於葉慈的詩!

 

“Education is not the filling of a pail, but the lighting of a fire.”  — W. B. Yeats

Author: 阿青

本名莊晏青,但因為名字都被人認為是女性,在診所都被喚成「莊小姐請進」,所以時常揚棄本名,喜歡別人叫他莊阿青。閱讀之餘喜歡旅遊和游泳,認為人生的方向不是找對答案,而是問對問題;而如果你有問題,歡迎來信ct-bwp@cite.com.tw。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