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貿不服貌】法律人 VS. 社會運動

【服貿不服貌】法律人 VS. 社會運動

在一般人的印象裡,律師總是在法庭上雄辯滔滔,維護當事人的權益,而在近幾年法律人紛紛進入政壇及商界,其中所引起的滔天巨浪,也讓人加深了所謂的「律師性格」功利導向認知。但其實除了一般人認知中的「魔鬼代言人」之外,其實律師界中,仍有很多是「有理想有抱負」的熱血人,他們在不同的領域中為台灣打拼,從法律專業出發,在大多數人認為受當權者或資本家運用的律師當中,走出一條新的道路,也因為這些議題,讓大家看到另一種完全不一樣的律師。

 

【圖、文/ 呼叫政府】
j

呼叫政府小檔案

呼叫政府是一個推廣各類型社會議題,提供眾人發起連署的網路平台。無論你對什麼問題有意見、認為事情需要被解決,都可提出你的看法,在這裡尋求眾人的支持,藉由連署的方式讓一己之力得到更大的擴展。

 
在很多與環境保育、弱勢關懷有關的人文、環保議題,像是蘇花高興建、樂生療養院、松山菸廠BOT、農村再生條例與風災復建條例的討論中,都可以看到這些法律人的身影,這些人並沒有被動員,也沒有涉及利益,純粹就只是因為關心這個社會,而出來盡自己的一己之力,法律人就在這種看不見的力量下,成為了社會不可忽視的一股力量。

 

其實,這一群人已經在環境法律上孤軍奮鬥了好一段時間。像是律師林三加在2008年協助樂生自救會,對台北縣政府提起定暫時狀態假處分,要求在樂生療養院在尚未完成環評之前,不得逕行拆除;而聯貞法律事務所律師詹順貴在多項環評案件中,以自己的法律專業對抗大財團,還被環評委員戲稱是「史上環評最大絆腳石」;甚至原籍美國的文魯彬為了台灣環保運動,在二○○三年毅然放棄美國國籍,正式歸化為台灣公民,並成立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以非營利團體的身分經營公益律師事務所,辦理生態和環境問題案件的業務。

 

而近幾年,更多的律師從不同的領域進入社會議題,從法律的觀點協助不同的議題,而最受矚目的,則是關廠工人的訴訟案件。2012年8月,前勞委會(現稱勞動部)主委王如玄預備動用2,000萬元聘僱80位律師,控告17年前因資方惡意倒閉而起身抗爭的關廠工人說起,但因為有高達50人的義務律師團協助工人訴訟,才有辦法讓原本在民事法庭「穩死」的關廠工人案一路打到行政法院,甚至有不少法官為此申請釋憲。

 

近年的大埔、紹興社區、華光社區、關廠工人案,都有律師介入,而最近反服貿佔領國會的現場,也有很多律師參與,讓「從法律面介入議題」的實際想像,也直接進入社會成為事實。

 

以反服貿事件觀察,律師介入面向除了協助釐清相關法律爭議外,更多的部分則是從維護抗爭人權出發。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在三月底發表聲明,從意見表述自由、協議審查程序到呼籲理性對話,其實也是目前多數法律人在社會議題上的著墨方向;而更積極的一群律師,則直接協助因抗爭遭逮的參與者陪同偵訊,透過教導參與者怎如何保護自己在抗議的法律權益。

 

在過去社會運動採用體制外的救濟途徑,法律人的介入,似乎讓社會運動產生質與量的改變,透過司法作為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法律人的行動,也讓台灣的社會環境作出不一樣的成績;更期待更多的律師、法律學者參與社會運動,一同對抗漠視社會利益的情形,讓台灣真正成為關注社會環境的人權國家。

Author: 特約作者

別處看不到的想法、聽不見的聲音,這裡通通給你!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