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臺灣大學 Shelly Lin/如果你還願意聽我說


文/臺灣大學 Shelly Lin

 

2014年3月25日 5:52

今天是我近日來感到最挫折、最難過的一天。我覺得不被理解也不被信任。家人的反應讓我覺得我好像很不孝。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錯事?不同歷史背景社會風氣孕育出來的兩個世代如果不了解對方如何成長又正在捍衛什麼價值則永遠無法對話。如果你願意了解我,請參閱網路文章《A generational struggle: we save our own country》【註一】,或許你會明白我在什麼樣的世代長大。不求認同,但求傾聽與理解。

 

「你被利用了!」

 我知道你們擔心,但也請你們相信,我所受的教育讓我有足夠的能力為自己做出決定。我已經22歲,不是小孩了。我花了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去釐清去思考去吸收各方說法。當身邊已經有不少人坐在立法院前聲援,我必須很慚愧地承認,我對這個議題了解有限到不足以立刻做出反應與判斷。一直到上星期六,我的價值判斷告訴我,這整件事情就是不對的;到星期天,我看到一個只顧政治角力罔顧法治精神的總統公然說謊矇騙人民,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當你們列出一長串發起運動者的民進黨背景,我告訴你,就算那是真的,那又如何?〈而後來證明都是假的… )當表達意見支持一個運動,為何我們問的總是,「他是什麼黨派?」而非「他為什麼要站出來?」當年紅衫軍反貪腐,支持這個想法難道等於全然支持施明德個人?或是也參與其中的國民黨團?

 

今天陳為廷林飛帆的訴求若沒有任何道理,不會有這麼多所謂高學歷「具有競爭力」的學生走上街頭、這麼多專家學者教授高聲呼應。時代變了,我們接觸資訊的管道複雜又多元,即便電視媒體已經傾斜(製造假新聞、把新聞當故事作、中天剪接師告訴你上頭會直接下達本日故事大綱、TVBS粗暴蠻橫地闖入管院教室引導式問答再斷章取義);然而網路中、彼此的討論思辯裡,仍存在許多不同角度的觀點與來源。不斷閱讀反思與同儕間彼此挑戰最後自我反思咀嚼的過程或許你們沒有參與也沒有看見,你們可能無法理解在爆炸的、對立的、複雜的、法律的、經濟的、政治學的各種資訊中嘗試理出一條思路有多麼痛苦甚至孤獨。我不敢說我就是對的,因為沒有人有能力對這麼複雜的議題有萬無一失的全盤了解。但是,當你們說「你們的單純被政黨利用了」的同時,你們對於服貿的認識來自哪裡呢?

 

我一直記得小時候曾經聽家人說過一句話。「那些台大學生每次就最愛抗議,希望你以後上台大不要變成綠的。」台灣大學讀了四年,在學運社運四起的這些日子裡,我懂了。因為正是我唸台大,我學會質疑、挑戰、學會批判性思考、學會公民責任和身為知識分子該有的自覺,我的許多同學學長姐學弟妹用不同的方式體現「敦品勵學、愛國愛人」的台大精神,這不是種一致的意識形態;卻是一種深植心中轉化為不同形式的實踐。如果挑戰不合理的威權、站在執政者的對立面叫做「變成綠的」,那我大概綠得無以復加了。

 

 「再怎樣也不能違法!」

 關於此次學運行動,可以參考黃榮堅老師對於「公民不服從」的釋義:「所謂服貿協議,實質上涉及整體台灣人民根本經濟結構變動的規範,所以就一個民主法治國家而言,國家領導人或任何機關無權迴避,甚至拒絕內部人民對於此一重大生計關係變動之規範的檢驗與同意程序,私行對外做任何約定。對於此一民主國家憲政上基本原則的背棄,使台灣回到專制獨裁的政治體制。所以你所問的問題,答案太簡單了,這是典型的市民不服從。」或是江宜樺「老師」的解釋:「憲政民主的核心意義是『統治者不得濫權』,而不是『濫權者可以得到任期保障』。憲政主義要求我們檢視集會遊行法有無違憲,而非要求我們順服於具有違憲嫌疑的惡法。如果只因為台灣已經將選票普及於每一個人,而國會議員已經全面且定期地改選,就要求人民不該再有上街頭抗議的念頭,那顯然是低估了維繫民主社會所需要的動能。如果只因為憂慮群眾運動必然具有的非理性性格,以及群眾運動所可能造成的社會不安,就想徹底否定群眾運動在民主體制中的地位。」

 

「違法」大概是父母輩最無法接受的事,我深知「守法」是怎樣的美德。但是,當政府與人民間信任徹底瓦解、當法律之上的憲法精神動搖、當代議政治被政黨把持徹底失效、當張慶忠30秒通過再無轉圜餘地的那一刻起,或許已經沒有選擇。衝進立法院、行政院,當然都不合法。吃太陽餅、破壞公物…也絕對需要付出代價。「執行公民不服從的人最後還是要受法律懲罰,所有執行公民不服從的民眾,本來就要知道、且願意在事情結束過後接受相關法律的懲罰。這點學生們很清楚。只是他們的違法是一件事,他們的訴求是另外一件事。不能因為他們的違法在先,就全盤說他們沒有資格提出訴求。」(引用自Lester Chen)

 

或許你會問,那為什麼他們都不循體制內的方法找解答?源自於體制本身的荒謬、執政黨的傲慢與在野黨的無能。主事者不是突然心血來潮就衝進去,他們長期關心此事並且參與但卻無力阻止。而包含我在內的大多數人對此事一無所悉毫不關心,是每個人的冷漠造就了今天的局面。

 

整個審議過程與法源依據一變再變、公聽會淪於形式(網路上有影片可以參考)、在野黨失職失能無法有效匯聚質疑聲浪、提出解決方案並凝聚民意對執政當局施加壓力。民主法治制度很重要;但是當仍走在通往健全體制的道路上、當我們眼睜睜地目睹其缺陷,難道只能長嘆一聲什麼都不做嗎?要是從前的我大概也是那個看見「暴力」就轉頭的人,我是拿過無數次模範生的乖寶寶,我也不喜歡「暴力」,但是,難道真的有更好的方法嗎?

 

「不簽服貿台灣怎麼辦?」

 政府說:「不簽服貿怎麼贏韓國?不簽服貿難道要鎖國?不簽服貿台灣的年輕人怎麼辦?」在我聽來是不負責任的恐嚇語言。

 

首先,反對此次服貿,並不等同於反對任何形式與任何國家的自由貿易。再者,韓國與他國的國與國關係難道等同於台灣與中國?韓國花多少時間跟他國進行談判?一年?三年?六年?韓國狂簽猛簽貿易協定後整個國家經濟成長的動能為何?這些果實都進了誰的口袋?他們幸福嗎?難道跟他國簽FTA一定得先通過與中國簽服貿?誰獲利?誰受害?為什麼經濟部評估報告GDP只會成長0.034%?這些項目之中是否存在國家安全的疑慮與漏洞?如何防範?政府沒有給我答案。貿易自由化本有得失無法照顧全體,但為什麼政府只告訴我「得」,隻字不提「失」呢?

 

「為什麼要怕競爭?」

今天在基隆路上不斷流著淚,想著你們到底期待我什麼? 期待我獨善其身經濟無虞、還是期待我理性判斷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我知道,我從小在你們眼中是個優秀絕對具備競爭力的小孩,我「優秀」到整個成長過程當選過無數次模範生、從國小國中高中都市長獎畢業,「優秀」到跟馬英九合照過五次、大學書卷獎我也拿了兩座。我害怕競爭嗎?真的不。或許就像姊姊說的,我是一個未來有機會領220k的人,為什麼要為22k的那群人承擔風險?台大國企四個大字出去我真的餓不死,也很幸運地住在台北市的精華地段。不論國家安全與國家認同可能造成的無差別影響,橫看豎看我都可能成為既得利益者。

 

但是,這真的是220k vs 22k階級間的問題如此簡單嗎?「讀聖賢書,所為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我守護我認為對的事,但其實,我也真的沒有那麼偉大。我想做的一切,同時也是自私地為了能夠選擇我的未來、捍衛我的信念跟我的家。而我要的、學生要的從來不是逐條內容須有什麼特定結論,而是建立一套具有民主法治精神、能夠真正體現民意、彌補現行缺失的制度。

 

「中國是個大市場那你不去嗎?」

 我直覺地想到那些身在中國工作卻對這次行動不遺餘力的學長們。或許正是因為了解,所以選擇挺身而出。我沒有要拒絕中國的任何機會。但我希望我的國家能保有那些我感到驕傲的價值。就算對中國開放,也是在真正法制化、社會疑慮被解答、配套措施被建立的情況下。

 

而且前半年的英國經驗讓我深刻體會到,我以身為一個台灣人而感到驕傲,並不是因為經濟奇蹟、不是因為HTC、ASUS、ACER、不是因為台幣兌英鎊是多少;而是,因為當外國人問我「你們執行一胎化嗎?你們可以用facebook和google嗎?你們是民主國家嗎?」的時候,我可以在孤獨的遠方遙想著家然後微笑著回答,我可以花好多時間用英文努力解釋台灣複雜且令人哀傷的政治現況。

 

同時,我想到了在曼城認識的新疆女孩,他跟我說了維族被各種鎮壓導致暴動後的故事,他說,有整整一年沒有網路、簡訊不能傳、電話不太能打;人民間彼此猜忌懷疑、每走三步就被查一次證件。我不是說開放服貿等於以上事項,但是,草率簽定後若有任何一點點發生的可能,那怕只有一點點,我們要賭嗎?賭得起嗎?對方是誰?多少飛彈對著你啊?我想說的是,我不是因為目光短淺所以反對,而是,身為台灣人在國際場合的挫折感,讓我看清楚在風雨中也想守護的價值。

 

「走上街頭有什麼用?註定要失敗的」

我真的對瀰漫空氣的失敗主義感到非常難過。每個人有不同的想法、不贊成手段、質疑正當性合法性都很正常;但或許是因為天真,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因為「覺得沒有用、改變不了」,就什麼都不做。

 

「當放棄的人超過某個臨界點,消極的氣氛,就成為執政者為所欲為的溫床」(引用自PTT ertapenem (二他培能))【註二】

 

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發展。會成功?會失敗?成為課本上如野百合那樣承先啟後的一頁?亦或根本因為政治因素消失在正史的紀錄裡連隻字片語都不留有。但如果不幸失敗了又如何?除了向馬英九表達訴求,這同時難道不是對每一個政治人物的警示?難道不是對冷漠社會的一種提醒?

 

或許你會說,那只會靜坐有什麼用?除了走上街頭,我看見太多太多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尋求解決之道。我很驕傲地說,今天的蘋果日報和自由時報頭版廣告出自於我一個學長參與的團隊之手,嘗試著用傳統傳媒引起注意進行溝通。他們在短短兩三個小時內募集到633萬元,來自數千個小額捐款。除此之外,有人攝影有人寫歌有人聚會商討有人隔海金援有人研究協議內容。我們這一代正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著、描繪著心目中家的形狀。

 

「可是我很擔心你…」

我很抱歉,讓你這麼擔心。我知道你的關心都是出自愛,因為我從不懷疑而且我也深深愛你。但請相信我的判斷跟我的意志,也請相信我把你們的擔心都放在心裡。我前天晚上看著直播一切的發生,已經知道這個國家不存在比例原則與人權精神了。我會小心不會獨自一人、不會讓自己暴露於任何可能的危險之中,因為我也是如此膽小、更捨不得讓愛的人為了自己難過。

 

最後

我好累、好挫折、好疲倦,可是我還不想放棄。

我不是要說服你、強迫你贊同我,更不奢求得到來自你們的支援,但請你聽我說,請你聽聽我的理由我的想法我的思考過程。我想去並不是因為去了很酷沒去很遜;我知道我為什麼而去、我的底線在哪、而我面對的又是什麼。

 

對不起,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們。

 

 

如果對於服貿爭議仍有興趣深究,可參閱(曾柏文:服貿爭議的理路──程序民主、自由貿易,與中國因素)

 

【註一】《A generational struggle: we save our own country》

【註二】[心得] 新聞中的”大陸網友”? 我告訴你”兩岸平民”在乎的東西!

【註三】曾柏文:服貿爭議的理路──程序民主、自由貿易,與中國因素

 

【學生站出來—我們有話要說!】

▼點我瞭解更多徵稿資訊!

 

Author: 青年發聲機

Share This Post On

留個言吧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合作夥伴